王毅今起开启的这次重要外访,有哪些看点?

国内

  原标题:深度 | 王毅今起开启的这次重要外访,有哪些看点?

  随着新冠疫情缓解,国际舞台上也日益看到中国外长奔波的身影。上周刚刚结束欧洲五国之行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今又启程赴俄。9月10日至16日,王毅将赴俄罗斯出席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外长理事会会议并访问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国。

  中国外交部表示,王毅此次出访双、多边结合,往访四国均是中方的友好邻国,是中方着眼推动上合组织合作、深化同四国友好合作关系的一次重要外交行动。

  上合外长线下会面

  在上合组织的会议机制中,外长理事会是继元首理事会、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之后第三大议事平台,每年举行一次。

  上合外长会一般在上半年举行,为同年的上合峰会做前期筹备工作。然而,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延迟至9月召开。

  “由于疫情肆虐,许多国际活动和多边会议或推迟或取消。作为上合组织2019至2020年轮值主席国,俄罗斯的疫情也未结束。此时仍决定线下召开上合组织外长会,体现了各方对上合组织的重视。”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孙壮志说。

  分析人士表示,在疫情形势下,本次上合外长会将聚焦防疫合作、重振经济、国际与地区热点等议题。

  首先,将关注应对疫情反弹及帮助成员国恢复经济。

  “预计各方将探讨在疫苗和药物研发、公共卫生领域的合作。同时还会讨论如何使上合组织在帮助成员国经济复苏方面发挥作用,以及下一步如何开展各领域务实合作。”孙壮志说。

  上海社科院上合组织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上合组织国际交流合作基地首席专家潘光说,比起安全反恐合作,上合组织的经贸合作相对滞后。现在,疫情又严重冲击成员国的经济,加强务实合作势在必行。不过也需要注意到危中有机。此次疫情期间,在飞机停航、人员往来受阻的情况下,亚欧大铁路意外发挥突出作用,促进了上合组织的经贸合作。

  其次,将就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对表,表明上合组织的共同立场。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9日在吹风中表示,本次上合外长会将讨论战略稳定、应对挑战和安全威胁的措施,以及在阿富汗、叙利亚和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对表。

  潘光表示,当前国际局势出现新变化,上合组织有必要互通声气,协调立场。

  比如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近日开启和谈进程。尽管美国积极居间斡旋,但解决阿富汗问题离不开上合组织的参与。尤其是美国临近大选,特朗普政府出于选举考量作出一系列决策,包括促成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说服塞尔维亚与科索沃“撑”以色列。这些外交作为固然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但是需要警惕美国违背安理会决议玩“偷梁换柱”的游戏。上合组织在这些问题上应该会表明态度,捍卫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

  专家表示,本次外长会还将为11月上合组织峰会做前期准备,包括对成果文件、主要议题、会议形式(线上还是线下)等细节进行讨论。

  此外,俄方还期待讨论上合组织机制建设,包括扩容问题。

  目前上合组织拥有8个成员国,4个观察员国,6个对话伙伴国。上合组织秘书长诺罗夫周三在接受塔斯社采访时表示,每年都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加入上合组织。

  不过,潘光认为,扩员并非易事,一是可能引发一些国家之间的矛盾,二是基于成员国协商一致原则。印度、巴基斯坦“入群”就讨论了十几年,扩员之难可见一斑。

  访问四国重视周边

  出席上合外长会的同时,王毅还将访问俄、哈、吉、蒙四国。

  “这四个国家都是中国重要的邻国和地区伙伴,也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或观察员国,还是‘一带一路’重要沿线国家。此次访问体现中国对周边外交以及上合框架内多边合作的重视。”孙壮志说。

  如果没有疫情“捣乱”,今年的中俄外交必然好戏连台。今年以来,迫于疫情干扰,两国元首只能通过电话、信函等方式密切互动,但尚未实现互访。王毅此次访问俄罗斯是疫情缓解之后中国最高级别官员首次访俄。

  据中国外交部介绍,访俄期间,王毅将同俄外长拉夫罗夫举行会谈、共见记者,同俄方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对表,加强中俄战略协作。

  潘光指出,在当前背景下,中俄尤其需要加强战略协作。两国都面临来自美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威胁和压力,俄罗斯承受北约东扩压力,中国则受到美国持续打压。双方此时需要紧密协作,相互给力借力。同时,针对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中俄加强战略协作将有助于维护多边主义和世界稳定和平。

  在访问哈、吉、蒙三国期间,王毅将分别同三国领导人会见,并与三国外长举行会谈。中国外交部表示,此访将巩固同三国的传统友好,加强抗疫合作,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推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密切在国际事务中的协调与配合。

  专家指出,哈萨克斯坦疫情较为严峻,现为中亚地区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如何防范第二波疫情已成哈抗疫工作重点。王毅访哈预计将聚焦抗疫合作。同时,这也是去年哈实现政府更迭、托卡耶夫当选总统并访华后,中国外长首次访哈,将巩固并提升中哈永久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在第三站吉尔吉斯斯坦,除了讨论防疫合作,“安全反恐合作也是双方关注重点,因为东突在吉十分活跃。”潘光说。

  选择访问蒙古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今年2月蒙古总统访华的回访。潘光表示,蒙古总统巴特图勒嘎是疫情发生以来首位访华的外国元首,现在中国派出副总理级官员回访,显示外交上的礼尚往来。

  孙壮志指出,上合峰会框架内设有中俄蒙元首会晤机制,王毅此次访蒙凸显中国对蒙古的重视,预计此访将推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并在疫情期间加强互相支持。

  专家表示,推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也是王毅访问四国的一大看点。在潘光看来,未来中国与中亚国家共建“一带一路”的关键在于提升品质与技术含量,要发展一些有影响力、可持续的先进项目,比如拓展电子商务、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应用等高新技术领域合作,使中亚国家跳出“一带一路”桥梁角色的局限。

  中印外长有望单聊?

  王毅此行还有一大关注点,即在中印边境局势紧张的当下,中印外长有望会面。

  三天前(9月7日),中印边界突然响起的枪声打破平静,把原已紧张的局势推向更复杂的境地。印军不仅非法越线,还向中国边防部队巡逻人员鸣枪威胁,首次打破45年来边界无枪声的平静。在这一背景下,外界高度关注此次中印外长能否会面。

  不过,关于中印外长双边会晤,目前尚无官宣消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9日表示,王毅将同上合组织有关成员国外长举行双边会见,出席中俄印外长午餐会,但并未证实两国外长会单独会谈。

  但据《印度快报》9日报道,两国外长计划周四在莫斯科上合外长会期间举行会晤。

  如果消息属实,印媒称,这将是自5月中印发生边境对峙以来两国外长首次面对面会谈。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赵干城认为,两国外长应该会举行双边会晤。

  一则印度外长苏杰生已释放积极信号,表达对话意愿。二则当前边境局势非常紧迫,已经到了双方必须亮底线、寻求妥协与让步的时候。三则由于中印最高领导人今年可能因疫情无法在双、多边场合实现会晤,这次中印外长会将是两国高层给局势降温的一大机会,双方应该不会错失良机。反之,“如果中印外长会未能举行,那就意味着局势非常严峻。”赵干城说。

  自今年5月中印边境发生对峙以来,两国之间不乏沟通协调,以避免局势升级,但是摩擦依然不断。

  9月4日,中印防长在莫斯科出席上合组织防长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谁知,3天后就发生鸣枪事件。这使得外界担心,即使两国外长会晤效果几何?

  谨慎乐观者认为,虽然会面不可能化解所有矛盾,但至少可巩固对话气氛,有望使两国找到缓解边境争端的途径。

  悲观者则表示,由于中印在边界争端上都很强硬,在莫斯科举行的这场高风险会谈恐怕难以取得突破,紧张对抗态势或将持续到冬天,《南华早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这样指出。

  在赵干城看来,这次外长会将是紧迫形势下的一次关键会面,为双方寻求政治解决方案提供难得机会。“危机当前,或将迫使双方痛下决心找到出路”。但是,期待一次外长会就打破僵局并不现实。自2003年中印特别谈判代表开谈边界问题至今进行了24次会谈,但迄今未取得进展,外长会效果几何还将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刘光博

来源:新浪网